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150章 火烧眉毛

第150章 火烧眉毛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民间有句俗语: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小妾的年龄比较小,长得漂亮,而且男人有新鲜感,所以自然就有了这一句:妻不如妾。而且不管是现在还是古代,偷情这样的事情都是时有发生的,因为偷情的时候那种紧张又刺激的心里让男人得到了巨大的心里满足,也难怪那些帝王的后宫有着成千上万的小老婆,还四处搜寻人间美色,所以后面又来了一句:妾不如偷!

从各种偷情故事来看,失败者占绝大多数,一个个最后身败名裂,自古如此,然而就这样好多人还是前仆后继。其实不只是对男人而言,女人也是如此,这就是人性的弱点,除掉伦理道德,好像无可非议。天下乌鸦一般黑,世界上每个角落每个时间都在发生着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不论男人还是女人偷情会上瘾,有了第一次就像是打开了无穷无尽的欲望的闸门,偷情就会变得像鸦片一样,清醒的时候想戒掉,一旦犯了瘾,或者是仅仅听说它的名字就控制不住的那种心理渴望。

梁惠凯不清楚老高媳妇的人品,想来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多年,而且也没听老高说过媳妇的多少不是,最起码应该是马马虎虎。不曾想因为两只羊出现了意外,让李师傅和他媳妇走到了一起,这也有点匪夷所思了,正像刘兰芳的口头禅:无巧不成书!

也正应了那句话:“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只不过老高媳妇如河东狮,河东狮却偏偏喜欢上了中山狼。纸包不住火,一旦东窗事发会怎么样?李师傅人品太差,不仅自私还自大,所以老高得到的两万块钱恐怕也是有命挣没命花,一切都是白搭。当初梁惠凯把刘翠花和张春暴打一顿,可是老高明显是打不过李师傅的,画面太炸裂不敢再想。

李师傅买完摩托又去买了一只烧鸡,兴冲冲的回去了。梁惠凯心想,得,不会又是去老高家了吧?梁惠凯不知道该说他些什么,开车去工艺美术店取了警示牌,回公司去了。警示牌要抓紧装上,所以回到公司梁惠凯直接去了到山上,却见李师傅果然还没有回来,真是精虫上脑,无可救药了!

按照环保专家的要求把警示牌挂到相应的位置,然后把整改的情况拍成照片,附在整改单上,报到县环保局。走完程序,这件环保事故就算过去了,好在没有引起大的波澜。

平平安安的过了几天,一场大雨突如其来。前一段时间旱的要死,这雨下起来就没完没了。断断续续的下了几天,河里的水开始上涨,上山的路也泥泞起来,给职工买菜便成了梁惠凯主要的工作。

这天买菜回来,闲着无聊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想玩玩,发现电池已经耗光了。充上电一看,有信号了!接着就是叮咚叮咚几声,正是王冬冬的短信:“有信号了,傻瓜!记着给我打电话。”“啥时候有空再陪我练练车。”“你怎么开机呀?不会是不会用吧?傻瓜!”“怎么不理我呀?混蛋!”等等之类的短信。

梁惠凯的心情像天气一般阴郁。不能再和王冬冬联系了,自己没有本事抵御她的青春活力,一狠心又关了手机。可是这几个短信打破了他心中的平静,让他沮丧、烦躁、坐卧不安。看着窗外的雨变得淅淅沥沥,便走出了院子,想让雨水洗涤他混沌的思维。

举目四望,烟雨缥缈,浓雾弥漫,四野八荒唯有雨打树叶的噼噼啪啪声。沿着羊肠小道爬上山梁,浑身上下便被雨水浇透了。远处的浓云遮住了原本灰蒙蒙的天空,浓雾的云团白茫茫一片,犹如满山的积雪。一阵微风飘过,浓云剪开,云卷云舒,画卷中远处山峦叠嶂,白云缭绕。

难得一见的雨中云海,梁惠凯却没心思欣赏,出来淋雨担心公司的人说他是神经病,便又翻过了一道山梁。然而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山体滑坡了!脚下像被沿着山梁刀劈了一般,另一面的一半山体滑下去一丈多深!

再往下看,山脚下的铁道被滑坡的泥石埋没了!而远处目光所及就是黑黢黢的隧道口,只要火车出来,肯定来不及反应,将会发生大的事故!

一时间梁惠凯不知道该怎么办,焦急的四处张望。忽然听到远处山窝里山羊咩咩的叫声,梁惠凯心里一喜,提气急奔,一边跑一边喊道:“高叔!高叔!”

连着喊了几声,老高披着雨衣从自己搭的茅草屋里出来了,应道:“什么事?”梁惠凯说:“高叔,那边山体滑坡了。”老高说道:“我看到了,没事,我的羊不过去。”梁惠凯说:“不是,泥石把铁道埋了!若是火车过来肯定会撞翻的!”

老高说:“那怎么办?”梁惠凯说:“高叔,你对这边的道路熟悉,你去道口通知扳道岔的工人,让他们想法通知火车司机。我到隧道口等着,火车过来给他们一点提示,万一能起到作用呢。”

老高犹豫了一下说:“我的羊丢了怎么办?”梁惠凯说:“你就放心吧,这大雨天的谁来偷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别犹豫了。”老高不满地说道:“你说的轻松,羊又不是你的,你不心疼!”

已经火烧眉毛了,你还说这些?梁惠凯焦急地说道:“如果羊丢了我赔你还不行吗!”老高马上说道:“咱可说好了,我这一共是五十一只羊,少一只你陪我一千。”梁惠凯生气了,大声说道:“不就是五十只羊吗?五万块钱我全买了!求求你赶紧去吧!”

老高讪讪说道:“生什么气呀?我去还不行吗?”说完,下意识的看看手表,忽地一惊道:“十一点左右会有一趟火车经过,我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但愿上帝保佑他们吧!”老高撒丫子就跑,不一会儿就消失在雨里。

梁惠凯捡起老高的放羊铲,顺着山坡连滚带爬的下到了铁道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