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274章 高山流水

第274章 高山流水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村后是一条土路,能走拖拉机、三马车,被压得坑坑洼洼。沿着土路走了一里多到了坡根儿底下,然后从一块屁股大的田地里穿过,开始上山。

上山的路便成了羊肠小道。苏倩倩在前面带路,走了没一会儿就气喘吁吁,弯着腰、扶着腿,喘了一会儿娇嗔道:“你就不会上前边拉着我走?是没眼力见儿呀,还是老封建呢?”

梁惠凯心道,我哪敢随便拉着女孩子的手?笑笑说道:“你也不像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呀。”苏倩倩说:“我都出来六七年了,哪还能爬得动山呢?就知道嘲笑人,赶紧的。”说着抓住了梁惠凯的手。

自从苏倩倩知道了梁惠凯和王冬冬之间的关系后,一直想方设法把他俩拉到一起,无非是想讨好梁惠凯,也从此胆子大了起来,经常斗嘴。但是两人无论是谁从来也没有什么想法,尤其是男女之情,只是刚才车上那一幕太惊艳了,让人心里不免荡起层层涟漪。

苏倩倩脸上汗津津、红扑扑的,更显得妩媚妖娆。梁惠凯心虚,不敢多看,拉着她的小手就往上走。上坡的时候手脚并用不觉得有多陡,停下来休息时,回头一看就觉得腿脚发软。爬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梁上,苏倩倩说什么也走不动了,也不顾形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息不定。

蔚蓝的天空如同被水洗过一般澄澈透明,丝丝白云像极了大理石的纹路。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感觉太阳好像更大,更加刺眼了。

大山里并不安静,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的飞来飞去,野鸡的叫声此起彼伏。动物世界很奇怪,好像能飞的都爱叫,应该是觉得自己飞在高空,没有天敌就无所畏惧;而地上跑的都是静悄悄的,应该是担心自己被当成了猎物,或者要去偷偷的捕猎,所以都要静悄悄的,这就是所谓的适者生存吧。

刚才爬的山坡度很陡,修公路很困难,梁惠凯期望值变得更小了,问道:“还远吗?”苏倩倩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快了,绕过这个山头就是。我的腿快抬不起来了,让我喘口气。”

苏倩倩说话温柔了很多,不再夹枪带棒,目光也是柔柔的,让梁惠凯有些紧张。况且在这荒无人迹的大山里,孤男寡女很容易擦出火花来。牵着手有些暧昧,梁惠凯便想着给她找个趁手的棍子,让她拄着。

放眼望去,山上都是一些小松树,松木上都有油,树枝很少有直的,不适合做拐棍。树林里还有一簇簇的小灌木,每簇有十几到二十几颗,挤在一起长得非常直溜,高不过三米,最大的也不过小孩儿的胳膊那么粗,看起来做拐杖挺合适。梁惠凯指着一簇问道:“这是什么木头?”

苏倩倩说:“我们叫六道木,也有人叫降龙木,是不是穆桂英用的那种降龙木就不知道了。老百姓用它作叉齿、耙齿,比铁制的叉耙都好用,不轻不重,坚韧如铁,弹力如藤。寺庙里的和尚用它做佛珠,每颗珠子上都会出现六条天然形成的纹络,据说这在佛经里面刚好象征着六字箴言,也有人说叫六道轮回。”

梁惠凯说:“懂得还不少!什么是六字箴言和六道轮回呀?”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搁在往常,苏倩倩肯定杏目圆睁,斥责一通。但是今天却说什么也发不出脾气来,羞羞的说道:“我哪知道?这我都是听爸爸说的。你知道吗?”

梁惠凯嘿嘿一乐:“这都是佛教的知识,我也不知道。”苏倩倩顿时有了底气,说道:“六道轮回好像说的是因果报应或是生死轮回吧?具体的我说不好。”

梁惠凯说:“等着,我给你做一根拐棍去。降龙木法杖在手,让你有了除魔降妖的本领!”苏倩倩咯咯一笑说:“六道木非常坚韧,你是折不断的,除非用刀子或者斧子砍。”梁惠凯不信邪,说道:“我试试。”苏倩倩嗔道:“杠头!”

梁惠凯一笑,钻到灌木丛里,挑了一根长得非常直的,抓住树干用力弯了下去。然而这六道木就像苏倩倩说的那样,像是牛皮筋一般韧性十足,弯了都快九十度了还没有折断的意思。细点的倒是能够折断,但是也不能用来做拐杖呀,梁惠凯有些气馁。苏倩倩咯咯笑道:“别浪费力气了,没用的。”

被女人小看那不是梁惠凯的风格,找了一处有落差的灌木丛,折弯一根六道木,抓着它从上边一跃而下。只听咔嚓一声,断是断了,只是从中间劈开了!

梁惠凯有些窘迫,回到苏倩倩身边涩涩的问道:“歇好了吗?咱们走吧?”苏倩倩笑眯眯的说:“让我再喘口气呗。”梁惠凯说:“你身上都是汗,被风吹了容易生病的,咱们慢点走。”苏倩倩站了一下,感到浑身乏力,说道:“拉我起来!”

梁惠凯伸手把她拉了起来,觉得这段路比较平,松开手就要往前走。谁知苏倩倩腿脚麻木,脚下发虚,哎呦一声,一个趔趄扑到了梁惠凯身上,抱了个结结实实!苏倩倩手忙脚乱的推开梁惠凯,红着脸嗔道:“都怪你,干嘛松开手啊?”梁惠凯涩涩一笑,问道:“还能走动吗?”

苏倩倩不说话,抓住梁惠凯的手示意他往前走。得,还上瘾了!好在这个山头走着还挺快,三五分钟就绕了过去。两人站在山梁上,苏倩倩小手一挥,说道:“这面山坡都是我家的,谷底下都是矿,沿着河沟往后有200来米长,目前探测有20多米深呢。但是品位都不高,所以没有再往下打眼,下边的品味就不知道了。”

梁惠凯心里盘算着,不说别的,单说修这条上山的路没有一百多万也拿不下来,再买变压器、架电线,也要二三百万吧?这两项基础投资加起来就得四百多万。而且,从这儿往外运输,要比其他的矿山的运输费用每吨要多十块钱吧?

再者,由于矿的品位不高,就要就地建选厂,卖精粉,不然挣的钱不够往外拉矿的运输费呢!建选厂又是一笔投入,这还不算,别人两三吨就能出一吨精粉,这儿十几个品位的矿最少也要四五吨才能出一吨精粉,精选的成本太高了,要不别人不来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