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289章 母女斗法

第289章 母女斗法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一心向佛是王冬冬突然起意的,只不过是因为苦闷过久,难以释怀才做的选择,心里哪能不挣扎?本来不太坚定的信念,被男人宽厚的胸膛里传来的温度渐渐地融化了。看着他身上一道道的血迹,又心疼又好笑,幽幽的问道:“是我爸找你的,还是我妈叫你来劝我的?”

梁惠凯说:“都不是,巧遇。记得过去给你说过,我开矿都是平头哥出的押金,还有印象吗?现在平头哥生死不明,而他媳妇也死了,而这笔钱咱们拿着心里有愧,所以我打算把这笔钱给他父母送回去。

去陕西正好路过五台山,其实我过去从这儿走过好几次了,只是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路标后便有一个强烈的念头驱使着我来到这儿,没想到是你在这儿召唤我。你说,五台山行这么多游人,为什么偏偏就让我遇到了你妈妈?这才叫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妈妈见到我后,还以为是咱俩串通一气呢,这不,又把我挠了一顿。冬冬,这是天意,是老天让我来劝说你回去的,天意难违,知道吗?”

为了劝她回心转意,梁惠凯绞尽脑汁,真真假假,说的自己都快认为是真的了。不过王冬冬还真信了,梁惠凯意外的出现,让她死寂的心又复活了,或许真有缘分?仅存的信念在不断地崩塌,但是又不愿意马上承认,说道:“佛祖让我喜欢上这儿,是佛的旨意,我怎么能违背呢?”

五分钟的时间太短,恐怕她妈妈很快就要推门进来,所以必须快刀斩乱麻。梁惠凯双手捧着她的脸蛋说道:“冬冬,你看着我。”王冬冬生怕自己马上动摇了,闭着眼说:“你是骗我来的,我不看。”心虚了!梁惠凯一乐,非常时期就要用非常手段,低头亲了上去!

王冬冬紧闭着嘴唇,来回晃动着脑袋,可是哪能挣开梁惠凯的魔爪?嘴唇上传来熟悉的味道,很快让她深藏在心中的爱意像决堤了的洪水一般汹涌而出,不由自主的张开了紧闭的双唇,热烈地回应着,那似懂非懂的《妙法莲华经》瞬间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吸着女人甜甜的小舌头,梁惠凯忘记了自己的初心;王冬冬被男人吻得没了思维,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烦恼。两人沉浸在意外重逢的惊喜中,沉浸在甜蜜的世界里,忘记了身在何处,只听到“啵、啵”的亲吻声,让人心猿意马。

正吻得起劲,忽然听到楼道里一声咳嗽,两人一惊,霍地分开了。王冬冬慌里慌张的拿起那本儿《妙法莲华经》,可是哪还能看得下去?更别说诵经了。

李秋梅生怕看到不该看的场面,等了一会儿才推门进来,见闺女魂不守舍胡乱的翻着经书,便知道她的心思乱了。再看她那红扑扑的脸蛋儿,心想,俩人肯定没干好事!可是又生气不得,自我安慰道,反正过去干过,也不差这一回了,只要能劝她回去就好!不管怎么自我安慰,不敢生闺女的气,但是敢生梁惠凯的气呀,恨恨的斜眼看着他。

梁惠凯心惊,怯怯的说道:“阿姨,我看冬冬不再那么固执了,要不您再劝劝?”李秋梅心里恨得痒痒的,妈妈陪了你一个星期都不管用,这混蛋来了几分钟就搞定了,到底跟谁亲呢?白养了!真怀疑是两人做的套,逼他们两口子就范!悻悻的说道:“冬冬,跟着妈妈回家吧。”

一说回家,王冬冬马上从刚才的兴奋中回到了现实,心想,回去能干什么?还不是又回到了从前?这么一想,一股悲凉的情绪从心底里涌起,刹那间眼睛红红的,说道:“你们都是骗子!把我骗回去又能怎样?你们开心了,我却还在痛苦中挣扎,和过去的生活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王冬冬越说越伤心,不由得抽泣起来,索性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这几天闺女不哭不闹也够愁的,能哭出来也是好事,李秋梅宽心了不少,坐在床边轻轻地拍着闺女的后背,任她发泄出心中的郁结。

梁惠凯走也不是,待着也不是,局促的站在那儿,等王冬冬的哭声渐渐的小了,说道:“冬冬,听妈妈的话,回家吧,好吗?”王冬冬气不打一处来,霍地坐了起来,指着梁惠凯说道:“你这大骗子,我恨死你了!妈妈,他刚才耍流氓亲我,你揍他!”

梁惠凯哪想到王冬冬突然翻脸?刹那间老脸通红,浑身燥热,下意识的就想捂着脸。哪知李秋梅忽然沮丧起来,心道,你还有脸说?我还不知道你俩没干好事?看看梁惠凯,看看王冬冬,只觉得心灰意冷,说道:“你们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反正我迟早也会被你气死的!你不出家那我出家算了!”

李秋梅说完转身就要出去。妈妈说要出家,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前几天一直抨击做尼姑怎么不好,现在要改主意了?王冬冬被逗乐了,拽住妈妈的手,羞涩的说道:“妈妈,您端庄大方,气质优雅,如果要出家,恐怕普寿寺的主持也是非您莫属,这不是抢人家的饭碗吗?所以人家肯定不收您的。”

见闺女终于笑了,李秋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哀,伸手抹了一把她脸上的泪水,轻斥道:“又哭又笑的,多没羞啊!你不是出家吗?出家吧,我不要你了。”王冬冬红着脸,扑到妈妈的怀里,撒娇道:“妈妈,对不起!让您操心了。”

李秋梅的斗争经验多丰富?马上反客为主,端起架子来,问道:“你确定想明白了?以后不再闹了吧?”王冬冬看了梁惠凯一眼说:“你先出去,我和妈妈说说话。”梁惠凯如获大赦,连忙出去了。王冬冬问道:“妈妈,您刚才可说了,以后不管我了对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