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297章 福无双至

第297章 福无双至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转完钱,梁惠凯匆匆忙忙的开车就走。王冬冬笑道:“怎么,还有你害怕的?”梁惠凯说:“有可能咱们想多了,不然很麻烦。他们平时敢设局害人,后边就有黑白两道的人撑腰,大城市里藏龙卧虎,可不是农村那些仗势欺人的混混能比的。”

王冬冬想想说道:“这么说,他三百万买下来也能赚不少,不然他肯定不买。”梁惠凯说:“人家投资三百万,就冒着很大的风险,没把握赚百十来万谁敢干呀?知足常乐。”

王冬冬说:“这叫好心有好报!你不帮着把东野小雨的骨灰迁回来也没这机缘,说不定是她在天之灵保佑你呢。”“或许是吧。”梁惠凯对这个东野小雨有说不出道不明的感情,一时间心里五味俱全。

直到上了高速,梁惠凯的心才放松下来,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王冬冬说道:“这张卡是准备给平头哥的,里面有一百四十多万,目前用不着,你就吃点儿亏拿着吧。”

王冬冬咯咯一笑,接过卡正反看了看说道:“一百万的卡也没啥特殊的哈?唉,我拿这个有什么用?如果以后能跟着你,这钱对我就没用;如果以后不能跟着你,带着这么多钱出嫁,我亏不死?再说就咱们那破山沟里,有钱也没有地方花,你自己留着吧,给你还能有用。”

梁惠凯说:“见者有份,我自己揣在兜里算什么?再说,不论以后嫁给谁,兜里有钱也气势呀。”王冬冬想想说道:“这样吧,以我的名义在县城买一套房,你晚上住,我中午在那休息,这样行吗?”

那样还能分开吗?,梁惠凯讪讪说道:“这不就成了金屋藏娇了吗?”王冬冬咯咯直笑:“错!房子是我的,是我金屋藏娇好不!对,以后我要做武媚娘,你就是我的面首,哈哈哈!”

王冬冬笑的前合后仰个,眼泪都出来了。梁惠凯涩涩的说道:“你不是答应你妈妈回去要做乖乖女吗?最好别这样。而且你们的县城那么小,回去后更要注意,不能影响了你的名声。”

王冬冬生气的说道:“你就不能让我高兴一会儿?我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净说些丧气的话!哎,离家越近心里越压抑,还不如学着武媚娘出家两年,说不定生活会有变化。”

又来了!怎么反反复复的?要和她好好讲讲这事。梁惠凯想想说道:“别总想着出家,好多出家人真的不像我们想的那样四大皆空。说起武媚娘来,我就想起我师父给讲过的一段历史。师傅年轻的时候去过青城山,在青城山五洞天天师洞的石碑之上记载着一场的佛道纷争的大致经过,听完以后你对和尚的印象就会改观。”王冬冬疑惑的问道:“佛教和道教不是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吗?”

梁惠凯解释道:“只要有派别就有争斗,就想分出高低来。道教是本土宗教,创始人叫李耳,从秦始皇追求长生不老开始,历代王朝就推崇道教。佛教起源于尼泊尔,是外来教,地位相对要低。

尤其是唐朝刚刚立国初期,道教为了证明李唐政权的合理合法,将道家的创始人李耳包装为李唐皇室的先祖。这样以来便从天命所归的角度,一举坐实了李唐政权受命于天的合法性。因此,李唐皇室自然也就顺水推舟,把道教提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形成了‘荣辱与共’的同盟关系。

但是,这恰恰就影响了武则天的政权,她不姓李呀!武则天刚刚称帝的时候,那些反对她的势力背后一般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道教人士参与,所以,武则天便开始大肆推崇起了佛教,打击道教。佛教日盛的形势之下,道观也开始遭到了佛教人士入侵霸占,改成了寺庙,其中就有青城山。

据说当时和尚和道士们在这场荒唐的佛道纷争之中,就好比大街上的地痞流氓一样,居然经常为了争夺地盘打架斗殴,出家人的形象和身份已然是荡然无存。”

王冬冬说道:“你这么贬低出家人,无非是担心我出家呗?”梁惠凯说:“我不是贬低他们,这是事实!出家人也是人,也跳不出三界外。”王冬冬笑道:“知道什么是三界吗?”梁惠凯哈哈一笑说道:“吹过了!您老给解释一下?”

王冬冬得意的说道:“三界就是:欲界、色界、无色界。出三界是佛门弟子日夜以求的根本问题,修学佛法若不出三界,就不解脱生死轮回,学佛就没有达到学佛的宗旨。你刚才说的那些只能说他们还没学到家而已。不过,你就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张罗着出家了。”

梁惠凯还以为自己的劝说管用了,开心的说道:“那就好!怎么想通了?”王冬冬幽幽的说道:“因为你舍不得我。”

两人顿时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梁惠凯说:“冬冬,我就是一个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人,也有很多缺点,尤其是男女感情方面优柔寡断,你不要把我想的太好。”王冬冬说:“谁说不是呢!但是七仙女还下凡爱上了董永,这岂不是更是难以理解?”梁惠凯说:“那是传说,算不得数。”

话音刚落,梁惠凯的手机响了,王冬冬拿起来一看是叶娜娜,斜着眼问道:“叶娜娜又是何方神圣?”梁惠凯心里发虚,说道:“是警察局的朋友,你二叔的得力干将呢。接通给我,估计有事了。”

梁惠凯拿过手机,还没说话就听叶娜娜责怪道:“你死哪儿去了?”梁惠凯不敢看王冬冬,红着脸说道:“我在陕西呢,叶大警官有什么指示?”

叶娜娜说:“还指示?你玩大了!怎么敢做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事呢?有人举报你们了,等着住监狱吧!”梁惠凯吓了一跳,说道:“姐,别吓唬我,增值税发票是什么概念我还没闹明白,别说虚开了,到底怎么回事呀?”叶娜娜说:“你真不知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