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483章 招财媳妇

第483章 招财媳妇

见梁惠凯一拳一脚瞬间解决战斗,威猛如斯还怕什么?刘翠花又不是刚才战战兢兢的刘翠花了,收完钱,不满的说道:“梁惠凯说你们两清了,难道你真这么想?说好的要补偿我的损失,合着还是骗人呗?”

黄汉斌的心在滴血,本想着依仗着小张和藏獒能吓唬住他们,少给点钱完事儿,没想到赔了夫人又折兵,难道你们要赶尽杀绝不成?生气的问:“什么意思,说的两清,还不讲信用了?”

刘翠花破口大骂:“和你这样的骗子、无赖还有信用可讲?别逗了!纯粹是侮辱‘信用’这两个字!摸摸你的良心,不觉得亏欠我吗?”黄汉斌说:“既然我是无赖、骗子,哪还讲什么亏欠?我不欠你的!”

一句话把刘翠花噎住了,气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骂回去才好。于是四下踅摸,想找个值钱的东西砸了或者拿走,可这破屋里家具都是二手的,电视还是黑白的,不值得砸呀!气急败坏的刘翠花指着地上的古董箱子喊道:“梁惠凯,你把这两箱子破烂给我拿回去!”

梁惠凯委屈呀,我这么费力帮你,你却心安理得,还对我指手画脚、颐指气使,我已经不是你的老公了好不?但是和她说这些也没意义,无奈的看着黄汉斌问:“你那破玩意儿还要不?”黄汉斌不耐烦的摆摆手说:“赶紧拿走,马上离开!”

虽然刘翠花拿回了自己的钱,可并没有多少喜悦之情,只觉得在梁惠凯和钟灵面前更抬不起头了,心中闷闷不乐。三人话不投机,一路上沉默不语,很快到了刘翠花的家政公司。

把车停到路边,梁惠凯嘱咐道:“你最好还是换个办公的地方,以防他找你麻烦。”“我的破命不值钱,随便!这次谢谢了!只是无以为报,那些古董送你,如果没用就扔了。”刘翠花一脸冷漠,推门下了车。

钟灵冷笑一声:“真是祖宗!”梁惠凯劝道:“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没意义。”钟灵说:“从今以后和她彻底没关系了吧?”梁惠凯说:“这次是凑巧赶上了,不帮她也不适合不是?”钟灵说:“但愿好心有好报!走,去四合院,把这些破烂拿过去,仔细瞅瞅,说不定宝物蒙尘呢。”

到了老城区,把车停在路边,搬了一个箱子往家里走。路过老丁门口,就见老丁头戴绒线帽,身穿黑色棉袄,靠在墙根晒太阳。走近一看,老丁微闭着眼睛,张着嘴,睡着了!钟灵悄声说道:“这老爷子睡觉还挺安静,比你强多了,时常打呼噜。”梁惠凯说:“我不喝酒从不打呼噜的。”

钟灵说:“以后把酒戒了,免得吵得我睡不好!”梁惠凯说:“等咱们打算要孩子时再戒行不?”钟灵嘿嘿一乐,说道:“想想要孩子也够麻烦的,不仅影响工作,还是个拖油瓶。如果不是你家只有你一个儿子,我真不想要孩子。”

梁惠凯说:“你是没希望了!我师父在祖坟上做了一个‘九星飞宫’局,目的就是要改变我家几代单传,人丁不旺的局面。嘿嘿!估计不得生一窝小崽子?”钟灵气恼,一脚提在他的屁股上,嗔道:“做美梦吧!生一个就够给姑姑面子了!”

把箱子放到西屋,梁惠凯还得返回去再拿一趟。经过老丁身旁不由得瞅了一眼,见他面色苍白,手撒口开,忽然觉得不对劲。疑惑间把手伸到他鼻子下,只觉得鼻息微微,几不可闻。不会是中风了吧?梁惠凯大惊,轻声喊道:“丁爷爷!丁爷爷!”

喊了两声没动静,梁惠凯扒开他的眼睛一看,瞳神散大,坏了!大声喊道:“钟灵!钟灵!丁奶奶!”然后抱起老丁冲进院里。丁奶奶四平八稳的走到门口,惊道:“老头怎么了?”梁惠凯说:“赶紧打120!可能是中风了!”

老太太哆哆嗦嗦的打电话,梁惠凯顾不得别的,把老丁放到床上,用大拇指使劲掐着他的人中。可掐了一阵儿老丁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正好钟灵进来了,梁惠凯说:“赶紧去车里把针拿来。”抬头一看,老太太一脸紧张,满是担忧。

明知道她是担心老丁的身体,梁惠凯还是冷静下来了,说道:“丁奶奶,您宽心,爷爷还有心跳,只是担心昏迷的时间过长,恐怕对身体不好。我会一点儿针灸,如果您放心,我扎几针试试?”不愧是格格出身,老太太马上说道:“这还犹豫啥?死马权当活马医。如果不是你发现,老丁死了我都不知道。”

想着丁奶奶是格格出身,见过世面,应该不会胡搅蛮缠。梁惠凯不再犹豫,把老丁的外衣、鞋子、袜子脱了,微一思索,先在气舍上扎了一针,以防他呼吸衰竭。然后依次扎在百会、涌泉、水沟、素髎、内关、神阙,急插急捻持续用针。

见梁惠凯折腾了半天,老丁还是没有变化,丁奶奶拿了一个小碗,装满小米,在老丁身上悬空转着圈子,另一只手拍着床边,叫着“丁桂荣,回来了!丁桂荣,回来了!……”

梁惠凯急的脑门冒汗,便在十宣上用三棱针点刺放血。所谓的十宣就是十指尖,十指连心,扎一针能疼到心里,何苦是三棱针了。重症用猛药,也终于有反应了,老丁的胳膊跟着扎针在抽/动。

梁惠凯信心倍增,抬起老丁的胳膊,一针扎在极泉上,然后反复提插。这次的感觉更明显,梁惠凯甚至感觉到了老丁反抗的力量。再看老丁的面部表情像是很痛苦一般,跟着行针抽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