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505章 祸从口出

第505章 祸从口出

刘翠花这一辈子最恨的就是张春,恨不得把他的丁丁切了,让他断子绝孙。见梁惠凯不愿意打击张春夫妇,心里暗骂,你这怂包,人家给你戴了绿帽子,你不趁机让他丢尽颜面,还算个男人吗?攻不下来梁惠凯,刘翠花不甘心,侧过脸妩媚一笑,娇滴滴的问道:“老班长,毕业后准备去哪儿工作?”

“我还没想好呢,去北京吧,你又不收留我,说不得我也得流浪地球。”刘国军本打算毕业后留在省城,毕竟他叔在那儿,有人照顾。可看着刘翠花满目含春,俏丽之极,心里不禁一颤,这句话就没说出来。

刘翠花说:“你要想去北京,一会儿喝起酒来要先敬梁慧凯,他在北京认识好多人,都是有本事的。你们还没找到工作吧?人家钟灵已经是白领了,一个月好几万呢。”

女同学们惊道:“是吗钟灵?”钟灵心里得意,却又不好意思炫耀,连忙否认:“听她瞎说呢,夸张!”大家顿时松了口气,一个月挣几万那是大家一年的目标,难以置信!

刘翠花笑道:“人家两口子都谦虚,用句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叫扮猪吃老虎。你们想,梁慧凯如果没本事,他能认识那么厉害的师傅?告诉你们吧,人家是矿老板!前两年回来开的是奔驰,然后又开的切诺基,有的是钱!钟灵的公司我没进去过,在一个写字楼里。但是我手里的阿姨有在里边做保洁的,见过她们的工资条,你们猜钟灵现在是什么职位?总经理助理,月薪三万!”

大家哗然!钟灵嗔道:“你少说两句没人当你哑巴!”刘翠花不理会,接着说道:“有啥值得藏着掖着?又不是国家机密。他们家买的房子都是我帮着过的户,在三环附近有套跃层,在老城有一套四合院,梁惠凯和一家环保公司的老板是哥们,钟灵和一家连锁酒店的女老板是姐们儿,厉害着呢!包括我开店的钱都是人家出的,没有他们的帮助,我能挣到钱?”

刘翠花的一席话满座皆惊,让人高山仰止!幸好她还不知道钟灵是环保公司第三大股东的事儿,不然还不把小伙伴儿们吓到?张强问:“刘翠花说的是真的?你也太吓人了吧!”梁惠凯哭笑不得,承认不是,不承认也不是,连声说道:“夸张,她说的有点儿夸张,你别信。”

在座的人宁愿不信,可又不得不信!当你比别人只优秀一点儿时,别人会嫉妒、诽谤、打击,当你比别人强太多的时候,只有仰望,你就成了偶像。梁惠凯和钟灵立刻又成了焦点,成了同学们眼里的骄傲。

酒席开始了,趁着大家互相敬酒期间,刘翠花咬着刘国军的耳朵嘀嘀咕咕:“张春和梁惠凯在学校的时候好的像一个人,但是你注意没?到这儿后他俩半天一句话都没有,两人结仇了!我也和张春也不对付,帮我气气他行不?”

女人吐香如兰,刘国军脖子、耳朵痒痒的,脑子晕晕乎乎,不由自主的问道:“怎么气他?”刘翠花说:“很简单,你就想法让梁惠凯把那些银元给大家展示一下,让他说说珍贵在哪儿,张春两口子面子上不就难堪了吗?”

女人身上的香气飘进了鼻子里,刘国军如痴如醉,不由得血往上涌,壮着胆子说道:“我帮你可以,你要允许我追你。”刘翠花眼若秋水,撩而不自知,娇嗔道:“讨厌吧你!”

太妩媚了!刘国军的小心肝怦怦直跳,浑身麻酥酥、轻飘飘,像吃了人参果一般通泰,端起酒杯走到钟灵身旁说道:“大才女,咱俩换个座儿,我和你家梁老板亲近亲近,可以吧?”钟灵说:“荣幸之至!但是你们不要多喝,我们一会儿还回家呢。”刘国军说:“放心,谁敢灌他酒,我和谁没完!”

刘国军坐下后说道:“不论你以后是多的大老板,在我心里还是叫你梁老道感觉亲切些。”梁惠凯说:“那是,同学嘛,即便你当了美国总统,在我们心里还是老班长。”刘国军哈哈一笑:“那不敢想。老同学,今天我诚恳地向你道歉!”梁惠凯一愣,连忙说:“你这是什么话呢?咱们之间也没什么恩怨。”

刘国军一手端着酒杯,另一只手扶在梁惠凯的肩上说道:“你听我说完。说句心里话,过去我一直为钟灵感到惋惜,美貌与才华集一身的女神怎么就找了一个高中生呢?没想到你才是王者,大神,做到了我们可能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看来还是钟灵有眼光,祝福你们!我干了,你抿抿就行。”

梁惠凯心里美呀,感到从头到脚暖洋洋的,说声“谢谢”,端起酒杯一口干了。胡扯几句,刘国军又说道:“你别什么都藏着掖着,即便是抱朴守拙,也不用对咱们同学这样不是?年轻人就应该有年轻人的样子,讲讲你买的银元是什么好东西,让我们开开眼,大家说好不好?”

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富豪来,同学们群情激昂,哄然叫好。张春一脸木然,心里暗骂,这么说,是老子改变了你的命运?靠!德不配位,必有殃灾;才不堪任,必遭其累!迟早会倒霉的!王建英却很期待,想知道到底谁是冤大头,跟着叫好。

再推辞就是看不起人了!梁惠凯只好随便拿出几枚来,在给大家讲怎么区分真假。但是刘国军不关心这些,问道:“哪枚最值钱?”梁惠凯打个哈哈说:“都差不多吧。俗话说,黄金有价玉无价,古玩也类似,没有标准的价格,不喜欢的白给你都不要,遇到喜欢的,多少钱也会买。何况古玩的种类那么多,我也不可能知道每个的具体行情呀。”

刘翠花说:“你们别听他瞎说!精通古玩的人最擅长捡漏,十倍以上的利润都是小事儿。他师傅曾经几块钱买了一个乾隆的小杯子,你们猜值多少钱?上千万!梁惠凯当初买了一个黑釉碗,他师傅收了,还给我保密,不说多少钱呢!后来我和他师傅混熟了才知道,500万呀!我敢说这一枚银元最少上万,不然我把它吃了!”

又是一片哗然!刘国军说:“我们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可是你就不能说句实话?我们还能借你的钱不成?”梁惠凯尴尬一笑说:“她说的大差不差吧!”刘国军赞道:“厉害!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能挣十来万,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