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373章 放飞自我

第373章 放飞自我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陈露走南闯北,见多了各色人种,心智自然要比梁惠凯成熟很多,不会傻到认为梁惠凯能随随便便抛弃他的女人,唯独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虽然一见倾心,但是对一个离异的女人那会轻轻松松的爱上一个人?见梁惠凯倒像是有些认真,挽起他的胳膊,嘻嘻一笑说道:“傻样,姐逗你玩呢!咱们走吧。”

汽车穿过高楼林立的市区,驶入了唐承高速,散落在公路两旁的村庄不时从眼前掠过,一片片绿中带黄的麦田让人感到收获与生长同样美好。渐渐的进入到山区,看到一座又一座的山,虽不连绵高峻,石头质地与无树山坡也让人称奇。就这样一路观赏着,到了清东陵。

下车后,不知是天气骤变还是寝陵地的原因,马上感到丝丝阴风无孔不入地钻进身体。迎面就是石牌坊,几百年来不知多少人站在石牌坊底下凝眸远望,有送灵的、守陵的、后来盗墓的、研究的,当然还有梁惠凯这样游览参观外加唏嘘感叹的。

看景不如听景,买完票请了一个导游,登上了去景区的游览车。进入石牌坊,不远处就是斑斑驳驳连着风水墙的大红门,从这里开始一条绵长的神道如通天神梯般给人无比庄严肃穆的感觉,而后面的石像生威武雄壮默默地看着所有踏入陵园的人。

游览车沿着长二十多里的神路一路向前,清澈的湖水泛着白色的波浪,深蓝的颜色有种沉静的美。导游说,过去进入寝陵必须搭浮桥才能过去,环山傍水形成了天然的屏障。水之里便是禁地,只有守陵人才能居住在此。

一路上,导游巧舌如簧,口吐莲花,向他们介绍着东陵的历史。说是顺治帝当年打猎来此,看到此地北倚昌瑞山,东依鹰飞倒仰山,西傍黄花山,南抵金星山,形成一个天然的隘口,近五十平方公里的原野一马平川,顺治帝当即决定在此修建寢陵。这里埋葬了皇帝、皇后、妃嫔、阿哥、公主共161人!

这时,一座座金黄的陵顶隐现在蓝天白云、苍松翠柏间,凭添了一种神秘感。路过昭西陵,过了大红门、圣德碑楼、影壁山,看到众石像生分立两边,再过龙凤门、七孔桥,便道了乾隆裕陵。这么大的陵墓想想都觉得蔚为壮观,陈露陪着客人来过多次,习以为常,梁惠凯顿时神往起来。

进到地宫,马上感到阴森森的凉意,和外面形成截然反差,让人汗毛倒竖,陈露不由得打了几个冷颤,想缩到梁惠凯的怀里。看着娇弱的女人,梁惠凯心又软了,只穿着一件衬衣,不能脱下来给她自己光着膀子吧?便把女人揽到了怀里。感受着男人身上传来的温度,陵墓给人带来的惧意马上消失了,陈露的思绪又飘了起来,可惜不能让他抱一辈子。

地宫里四道石门上左右两边都刻着不同的菩萨,石门后面的墙上还有天王以及象征着五蕴的图案,天花板上是大片经/文和二十四尊佛像。导游说,当时盗墓的兵匪无论如何也打不开这最后一道石门,原来是乾隆爷的棺椁脱离了卡棺石移到了石门后边儿。越听越神奇,带着敬意向棺椁鞠了三躬便走出了地宫。

陈露说:“每次带客人来,我从不下地宫,阴冷、害怕。”梁惠凯说:“那咱们就不看了,四处玩玩就好。”陈露说:“跟着你我好想不怎么害怕了。”梁惠凯笑笑说:“看完一个,别的就不看了,大同小异。”陈露说:“地下看乾隆,地上看慈禧,咱们再去看看慈禧的陵墓吧。”

导游说:“对,看完这两个,其他的就没意思了。”虽然他俩姐弟不像姐弟,情侣不像情侣,但是导游什么没见过?“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事都司空见惯,他俩之间的事更不足为奇了,心想,你们啥都不看才好呢!

慈禧的陵寝不用导游,陈露就能给梁惠凯讲了,边看边说:“定东陵之所以有名,首先是这里建筑用料名贵,号称金、木、石三绝。‘木绝’是说三大殿的梁、枋都是用木中上品黄花梨木制成,而慈禧的棺椁也是用名贵的金丝楠木制成;‘石绝’指石料一律采用上好的汉白玉,石雕图案更是绝中之绝。你看地上的汉白玉石栏板上,都用浮雕技法刻成‘凤引龙追’图案,她的权力欲望可见一斑;‘金绝’指的是陵内的黄金数量多,墙壁上各种图案,彩绘金龙,金碧辉煌。”

导游说道:“这只是能看到的,被盗走的才是稀世珍宝,什么九玲珑宝塔、翠玉佛、翡翠西瓜、蝈蝈白菜、红蓝宝石、祖母绿宝石、玉石、红珊瑚树、墨玉荸芥等不计其数。据说慈禧口中所含的夜明珠,分开是两块透明无光的珍珠,合拢时就是一个圆珠,能射出一道绿色寒光,夜晚百步之内可以照见人头,十分清晰。这个夜明珠被孙殿英送给了宋美龄。”

梁惠凯心里感慨万千,再好的风水也不能保证世代荣华富贵呀。陈露见梁惠凯若有所思,笑道:“想什么呢?不会是想那些稀世珍宝的吧?”梁惠凯说:“风水中以二十年为一运,从慈禧埋葬到陵墓被盗整整二十年,不多不少,够神奇的。”

导游说道:“有诗云:苍松翠柏掩皇陵,娇容威仪没坟萤。兴衰荣辱凭天命,身前身后任人评。”导游说完,身旁一人诗兴大发:“奢华一生慑君臣,凤上龙下我独尊。?倾国财力修园寝,哪管亡国炮声频。?割地赔款求安逸,丢京弃地怕祸临。?陵寝奢华虽无比,百年难逃粪土身。”

惆怅天下独霸,回首往事天涯。梁惠凯也想做首诗,可惜腹中空空,当真是“空有一副好皮囊,原来腹中草莽”,顿觉得兴致索然。不过,哥是来参研风水的,就去山上看看吧。

和导游分了手,两人开始爬山。只是陈露穿着高跟鞋,即便是梁惠凯拉着也是踉踉跄跄,跌跌撞撞。陈露的生活里多是奔波、应酬,难得放松下来,突然和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在一起,只想放飞自我,娇嗔道:“你只顾着自己,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梁惠凯问道:“那怎么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