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394章 生死有命

第394章 生死有命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刚才的交手让梁惠凯信心大增,那人的战斗力顶多和自己刚到矿山时的水平差不多,虽然勇猛但是没什么技巧,估计其他几个人比他也强不了多少,所以放开胆子让他们一起上。只是他们的头领却摆着架子,四平八稳的一动不动站在那儿,梁惠凯有些疑惑,难道这家伙有什么特殊的本领?或者天生神力?

天上飘起了雨点,雷声阵阵。三个人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梁惠凯,距离两米左右时,忽地同时跃起扑了过去。看他们的身材应该是有一把蛮力,只要被一个人抱住马上就会失去主动,梁惠凯没有本事一下击倒三个人,于是施展三元功,一式“玉女穿梭”抽身换影,眨眼的功夫从两人中间穿过,接着一式“惊马回首”,一肘击在一人的后心上。

由于四周都是土著人,梁惠凯单刀赴会,不敢大意。虽然也担心把人打死,引起土著人更大的仇恨,但这一肘也用了八成的力气,打的那人气息不畅,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趔趄一步趴在了地上。那两人就扑了空,反应却很快,回旋踢直奔梁惠凯的两肋。

两人的动作一模一样,但在梁惠凯的眼里他们发力的点和技击的动作都有毛病,每招都会用老,很容易被人一招制敌。但是两人同时攻来,破绽就不是破绽了,梁惠凯往后退了一小步,堪堪躲开。趁他们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一式“斜步单鞭”一拳打在左边人的胸口,脚下不停,往右跨了一步,一式“野马撞槽”右肘击在另一人的软肋上。

两个动作一气呵成,一人被打的连着退了几步方才站住;另一人像岔气了一般,疼的脸色灰白,鼻子上冒出了细汗。梁惠凯气定神闲,双手叉腰站在那儿。被打倒的两人这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四个人知道和梁惠凯的差距太大,一时间面面相觑,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这时,那头领喝了一声,土著人跟着他的节奏一边跺着脚一边喊,像是加油助威一般。几十个人的声音、步伐越来越整齐,声势浩大,脚下的地都跟着颤动。梁惠凯心想,不能玩了,夜长梦多,以防这帮家伙有什么怪招,于是学着电视里的“狮子吼”,丹田内气外发,用足力气一声长啸。

清啸之下,犹如迅雷疾泻,盖过了土著人的吆喝声,在场的人不由得心头一震。梁惠凯趁他们发愣之间,闪转走化,一记左勾拳打向一人的脑袋。太快了!那人猝不及防,下意识抬手一挡,顿时门户大开。梁惠凯右手后发先至,一指点在他的天枢上。这次梁惠凯下了重手,就见那人顷刻间浑身瘫软,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嗷嗷大叫。

就在梁惠凯动手的瞬间,那三人见势不妙,马上扑过来相救。梁惠凯如法炮制,抽身换影躲过他们的合围,“惊马回首”由肘做指打在一人的腰眼上,那人像没了骨头一般瘫在地上,如同筛糠。

先前有几个人在江边就受了这种伤害,身上没有伤却疼得死去活来,让人莫名其妙。见顷刻间两人又受到这种伤害,把剩下的两人吓坏了,以为梁惠凯有妖法,再也没有勇气进攻,慢慢的往后退。梁惠凯也不理会他们,盯着那头领,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在场的土著人都被梁惠凯吓住了,喊声越来越弱,个个呆立当场看着他们的头领。那头领更是害怕,身子竟然微微发抖,拔出一把刀子给自己壮胆。

雨来的很快,顷刻间密集起来,梁惠凯却被浇得透透的,衣服贴在了身上,脸上的血迹也被冲干净了。走过去冷冰冰的看了那头领一会儿,见他连动手的胆量都没有了,心里一乐,高估了!指指平头哥,然后指指地上打滚哀嚎的两个人。

平头哥见梁惠凯占尽上风,已不是当年的梁惠凯了,早被吓得想趁机逃走。只是被梁惠凯点了穴位,越来越难受,逃的力气都没了。见梁惠凯对着他指指点点,那是想拿自己交换,吓得连忙求救:“杜瓦,救我,我会给你们一大笔财富。”

头戴雉鸡翎的头领目光闪烁,想把平头哥交出去,又担心被族人说自己不重信誉,那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正犹豫间,他的女人走过去说道:“杜瓦,把他交出去吧,是他给咱们带来了灾难。你不能为了他让你的子民跟着受罪,大家说对不对?”

头领身后被点穴的几个人马上附和道:“对,是他惹怒了法师,给咱们带来了灾难,把他交出去!”有人附和,马上声音越来越大,纷纷喊着:“把他交出去,他是祸害!”

虽然梁惠凯听不懂他们喊的是什么,但是看平头哥面如死灰也知道怎么回事了。既然这样就先给他们点好处吧,转身回到地上打滚的人身边,在一人身上按了几下。那人顿时如释重负,起身后直接跪在梁惠凯面前,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

这下土著人更确信梁惠凯会法术了,头领扭头提起平头哥的脖领扔到梁惠凯面前。平头哥哀求道:“梁爷,看在咱们过去的情分,我又把女人让给你的份上,饶了我吧!”不提这事儿还好,一提这事儿梁惠凯气就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骂道:“我和东野小雨一点关系都没有,再胡说马上让你死在这儿!”

平头哥立刻在自己脸上扇了两巴掌,痛哭流涕道:“对不起梁爷,是我龌龊,你哪能看得上她?不论则样,你看在我对你忠心耿耿,就连矿山一百多万押金都不要的份上,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梁惠凯喝道:“闭嘴!咱们的事儿一会儿再说。”

雨越下越大,似瓢泼一般。土著人不怕雨淋,但是梁惠凯不习惯,想了想又说道:“让他们都回屋避雨去,被我点了穴的人留下。”说完,梁惠凯走到一个吊脚楼下。平头哥心想,一会儿再说?难道有活话儿?心里燃起了一丝希望,连忙传到了梁惠凯的意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