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421章 你是污王

第421章 你是污王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潘少峰被迫喝了三杯酒,眼神变得迷/离,话也多了起来,打个酒嗝说道:“这儿的人除了江大哥,咱们在一起混了多少年了,你们还不了解我?这点儿酒还叫个事儿?咱们谁不是从酒罐里泡大的?别说三碗青稞酒,几瓶也不在话下,谁他妈的服过谁呀!”

秦柯南骂道:“你小子刚喝了几两猫尿就开始说大话了?”潘少锋嘿嘿一乐说:“在秦哥面前,我啥时候敢说大话呀?大家都知道啊,我最尊重的就是你,我最崇拜,最喜欢的就是楠楠,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吧?哈哈,哈哈!”

这些人在一起没少喝酒,也从未见他喝多过,一是这家伙有点儿酒量,二是他很会保护自己,这点儿青稞酒不应该就灌醉了吧?梁惠凯对他不熟悉,但是秦氏兄妹了解,大家也了解,潘少峰从来不在别人面前表露自己的心思的!所以,大家登时好奇起来,真喝多了?

人一辈能有几个真心的朋友是很难的,所以不要认为总在一起玩的就是好朋友,尤其是狐朋狗友,想看笑话、取乐、落井下石的行为更多。潘少峰露出醉意来,马上有人想,这家伙肯定是失恋了,心情不爽才导致喝多的!而秦楠楠好像没听到一般,含情脉脉的给梁惠凯夹菜、盛汤,柔声细语。

有好戏不看妄为哥们,吃瓜的群众兴奋起来,就想看看这场戏怎么收场。见秦楠楠和梁惠凯不接潘少峰的话,有人提议道:“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

带女朋来的人马上不乐意了,这是要吃亏的!老魏说:“不好,有女同志在,要注意影响。”潘少峰摇头晃脑,醉醺醺的说:“没有女同志谁玩儿大冒险的游戏?我同意!”

老魏讽刺道:“等你有女朋友了咱们再玩。”哪壶不开提哪壶,潘少峰恨恨的说:“别扯没用的!我先考你个问题,你要是能答上来就听你的。”老魏哪能听他摆布?不满地说道:“为什么要你来考我?我考你,你要答出来我听你的!”潘少峰冷笑一声,说道:“拾人牙慧!好,你出题。”

老魏想了想,嘿嘿一乐问道:“你说李白的老婆和女儿是谁?”潘少峰说:“胡扯,谁知道?你要知道我听你的!”老魏得意的说:“李白有诗云:日照香炉生紫烟,就在这句话里,你品品:日——赵香露,生——紫烟,所以,他的老婆叫赵香露,女儿叫紫烟。全诗如下:李白来到洗手间,日赵香露生紫烟。唇焦口燥腿脚软,原来是个一秒男!”

有人哈哈大笑,有人一转身“噗”的喷了出来,小菲红着脸嗔道:“瞎说啥?闭上你的臭嘴!”老魏嘿嘿一乐:“市井文化,下巴里人的乐趣,要雅俗共赏嘛!”小菲骂道:“只有俗没有雅,别丢人了!”潘少峰说:“就是,太俗了!这不算!”老魏说:“潘少峰,玩不起是不?大家评评理!”

大家七嘴八舌都说潘少峰的不是。潘少峰悻悻的说道:“好,你说怎么办?”老潘说:“老规矩,你先喝一碗酒再说。”潘少峰心想,虽然自己没喝醉过,但是见多了醉酒的人丑态百出,有的倒头便睡,有的胡言乱语,有的哭哭啼啼,甚者掀桌子闹事,自己喝多了是什么状态反倒不清楚,哪敢瞎喝?

又想道,假如秦楠楠开始怀疑自己,那以后更没希望了。虽然不用在乎秦楠楠的看法,但是无论怎样一定不能喝多了。潘少峰把自己的碗拿起来,挡着别人不让倒酒,说道:“你说的是污段子,这谁不会?‘哭疼老叔昏压,小桥流水任夹,股道细缝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舔呀’,能听明白不?”

都是同音字,发音又有他们老家的山根子味儿,老魏没听出来,愣愣的说道:“还拽起词来,谁都学过,这有什么内涵?别打岔,先喝酒再说。”叫江哥的人是个老司机,噗嗤一乐。潘少峰说:“无知吧?人家江哥就知道,咱们扯平。”老魏说:“你别胡扯,有胆量你给大家解释解释!”潘少峰说:“好啊,我敢说,你对象敢听吗?”这还真不敢,老魏骂道:“最赖的就是你!”

听着他们斗嘴,秦楠楠马上意识到这个潘少峰没喝多,装的!看来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是不可能了,便踢了一下梁惠凯。梁惠凯犯愁啊,我又不是万能的,不能随便去找他的麻烦吧?以他那么奸诈的性格,来文的自己还不一定是对手。也不能来武的吧?那还不如单独找机会揍他一顿呢。

而且,明摆着在别人眼里两人是情敌,直接和他喝酒那就是挑事。怎么和他说?难道说:秦楠楠是我的,以后你就别动心思了?这话不能说!那样会对秦楠楠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好。

犹豫了一会儿,梁惠凯说道:“第一次和大家喝酒,很高兴。白老先生有诗云:劝君一盏君莫辞,劝君两盏君莫疑,劝君三盏君始知。面上今日老昨日,心中醉时胜醒时。天地迢遥自长久,白兔赤乌相趁走。身后堆金拄北斗,不如生前一尊酒。

尤其最后这一句‘身后堆金拄北斗,不如生前一尊酒。’我非常推崇!看大家也都是性情中人,能到一起更是缘分,想敬大家酒又感到人微言轻,担心大家不给面子,倒是有些犯难了。”

梁惠凯这一通玄虚,弄得大家一愣一愣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文人呢。有人暗骂他装逼,有人就佩服他文武双全,怎么看的都有。但是老魏更是佩服,说道:“这话不对!我们来的时候不知道经过的草甸叫死人谷,也幸好没在那儿露宿,不然能不能活着出来也是问题。你和秦哥冒着生命的危险,千里迢迢来寻找大家,这份情谊谁敢忘了那他就不是人。所以,你说怎么喝酒怎么喝,谁不同意我和他急!”

梁惠凯说:“谢谢!我再敬大家一圈,咱们热闹起来。先前最先敬的潘哥,这次最后敬潘哥。”梁惠凯实在,不论对方喝多少,每人敬一碗。秦楠楠生气,我让你灌潘少峰,你把自己灌多了算什么?傻呀?脚底下又踢了他几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