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看看笔趣阁 > 男人的江湖 > 第437章 红颜祸水

第437章 红颜祸水

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被梁惠凯讽刺,孙悦脸不红心不跳,振振有词、理直气壮的说道:“你这就不对了,是你的出现打破了平衡,怎么能说我是强盗逻辑呢?”梁惠凯说:“你看,更霸道了不是?难道这市场不允许新人出现?孙姐呀,这样可不好啊,你这么漂亮的大美人,说这话让我大失所望啊。”

当面就打情骂俏,你当我是空气?王亮黑着脸说道:“别废话,你的意思是咱们没有商量吗?”梁慧凯说:“怎么会呢?领导不是让咱们不要闹矛盾吗?所以,有什么事一定要商量着来。要不,你先说说该怎么办?”王亮傲然说道:“我早跟你说过,这个市场只能容下一家石子厂,再多了就是恶性竞争,明白不?我来就是通知你的,以后不要再卖石子了,好好干/你的主业吧!”

梁惠凯说:“老王同志,很不幸的告诉你,石子生意也是我的主业之一。”王亮点了颗烟,翘着二郎腿,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说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明人不说暗话,来的时候和领导通过电话了,你若是不同意,晚上领导请你吃饭!你不会是想让领导百忙之中来管你的破事吧?”

你们还真穿一条裤子了!梁惠凯心里暗骂,蠢货,你还养这老婆干什么?不如直接送给人家算了。或者,你们有共妻的爱好?虽然心里生气,也明知道他说的可能是真的,但是也不能骂领导呀,不骂他们还想告恶状呢!嘲讽道:“你也太幼稚了吧?骗小孩玩呢?那么大的领导能听你的话?”

孙悦接过话说道:“小梁,你王哥的话可不是瞎说的。先前给你打电话一直打不通,来的时候就请示了领导,说是如果讲不通,那么他就要出马了。”梁惠凯说:“孙姐,王亮说话就和放屁一样,我不爱听,但是我相信你,听你安排。”

梁惠凯的话把王亮气得够呛,但是孙悦却无所谓,自从傍上了裴振群,她已经不把王亮放在眼里了,咯咯一笑说:“既然你相信姐的话,那你还把关系闹僵干什么?”梁慧凯说:“即便你说的是真的,我也相信领导会主持公道的。再说,如果这厂子是你的,我就不和你斗了,但是是王亮的,他还得照顾他的前期妻,他的大儿子,能给你分多少?那我就没必要卖你的面子了。”

好像他俩成了亲姐弟了!王亮更生气了,骂道:“小兔崽子,你什么意思?挑拨离间呢?”梁惠凯不高兴了,说:“王亮,我看着你年龄大,不和你一般见识,但是,你最好把嘴放干净点。”王亮张口就来:“我就骂你了,怎么滴?”梁惠凯轻蔑一笑,淡淡的说:“那你再骂一句试试?”

王亮犹豫了一下还真没敢骂,说道:“别呈口舌之快,晚上白石宾馆见!”王亮说完怒气冲冲的出去了,孙悦给梁惠凯抛个媚眼儿也跟着往外走。梁惠凯心想,咱们是仇家好不?你把“贱”字发扬光大,风流出新高度了!虽然恶心,忽然觉得没准可以利用她一次,一时间邪念顿生,隔空朝她屁股拍了一下。那孙悦妩媚一笑,眨眨眼睛,撅了一下屁股,夸张的扭着细腰出去了。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一旦裴振群参与进来,就让梁惠凯感到无比扎手,恐怕晚上这顿饭就是鸿门宴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即便是鸿门宴也不得不去。梁惠凯恨恨的想,裴振群一点原则都不讲,既然这样,就要看看你到底猖狂到什么程度,有本事你把我的矿关了!正想着,李秀莲过来问在不在山上吃饭,梁惠凯才注意到已经快中午了,还得回去给王冬冬做饭,赶紧开车往县城返。

回到小院儿,王冬冬已经回来了,正斜靠在沙发上看电视。梁慧凯问:“宝贝儿,想吃什么?”王冬冬说:“你平时也没征求过意见,做啥我吃啥呗。”梁惠凯说:“咱们吃蒸面怎么样?”王冬冬说:“好啊。不过,只做我爱吃的,你不会觉得很委屈吧?”梁惠凯说:“能伺候你是我的福气。”

王冬冬咯咯一笑:“知道就好。等你和钟灵结婚后,想伺候我都没机会了。”梁惠凯心里有事儿,也没细琢磨她说的是什么意思,随口说道:“怎么会呢?只要你愿意,我会伺候你一辈子。”王冬冬:“别吹牛了,赶紧做饭吧。”

先把鲜面条蒸上,然后炒肉片、豆角、西红柿。翻炒几下,加少许水后,把锅盖盖上,炖到豆角变烂,颜色变深,西红柿出水,接着再把面条弄到菜锅里搅匀,回锅再蒸。

几分钟后,喷香的蒸面就做好了。王冬冬夸了两句问道:“我看你心事重重,有什么事吗?”梁惠凯说:“这次可能有点麻烦,裴振群明目张胆的袒护王亮,说不得石子生意就不能做了,我正犹豫着怎么办。”王冬冬也没招,她爸爸还没有裴振群官大呢,无奈的说道:“是呢,把他得罪了,以后处处找你的麻烦也很难做。王亮怎么就和他攀上了关系?”

和女人说那些话会污染她的耳朵,梁惠凯说:“蛇有蛇路,鼠有鼠道,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呗。”王冬冬说:“到什么时候都是强者为尊的社会。咱们不够强大,所以最好不要和他发生直接冲突,我想他也不敢不给咱们活路吧?”

如果牛犇能把高速用石承包下来,这次低头倒也不会损失什么。但那毕竟八字还没有一撇不是?即便是板上钉钉,梁惠凯也觉得憋屈,丢人,连一个小小的王亮都要屈服,以后还怎么混?

梁惠凯遇到了新难题,过去的斗争不涉及当官的,不论使什么手段大家是对等的。但是这次不一样,你有千般能耐,可能无处施展了。王冬冬走后,梁惠凯越想越烦躁,就想臭骂秦柯南一顿,打电话训斥道:“你说你的脑子怎么长的?非请裴振群调解,这可好,现在他反倒成了王亮的大腿,欺负到我的头上来了。”秦柯南说:“你别着急呀,他怎么又找事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